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 既不是“神器”也不是“忽悠”


发布时间:

2015-07-02

——复庄时利和博士的公开信

孙作东

       2015年5月16日,庄时利和写了一篇《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神器还是忽悠?》[1]的文章,在“人人网”上传播甚广。细读此文,除了有“标题党”嫌疑外,并无恶意,本质上是想深层次了解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的诞生过程。

他在看了最近央视奥博阿尔茨海默病治疗仪广告后,“感觉如鲠在喉,想写点东西以正视听”,“不知病因,没有靠谱的诊断方法,没有靠谱的预防疫苗,也没有靠谱的治疗药物——这,就是AD的现状”,“目前的临床药物只能减轻AD的症状,但对病情的发展却束手无策”,文章最后说,“如果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真如宣传上说的能够解决AD这一世界难题,笔者认为孙作东先生完全有资格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奖”。既流露出他对AD(阿尔茨海默病)研究方向的困惑和对药物治疗的失望,也表现出了他对物理治疗手段信心的不足。

庄时利和,南方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2007级毕业生,现为日本北海道大学生命科学院神经科学实验室在读博士,在日本读硕期间,研究的课题就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机制”,当属神经科学方面的专业人才。所以,我很重视,感觉确实有写点儿东西的必要,以消除“庄博士们”心中的疑虑。当然,在复信中不应包含我个人的私心与偏见。

    庄时利和博士:通过奥博官网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简介:“孙作东,1966年生,研究员,博士后合作导师,任黑龙江省亚欧脑科学研究院的院长,从事脑科学基础理论研究和脑健康系列产品研发工作。孙作东写过大量有关脑科学的书,比如《激活沉睡的脑》、《征服帕金森》、《孙作东带您走出抑郁》、《孙作东脑健康方案》等”,“然而,这样一位在对于帕金森、抑郁、AD等神经疾病都有深入研究的脑科专家,却并非医生,也不是医学专业出身的。孙作东毕业于哈尔滨理工大学,笔者未查询到孙作东有在医学院接受过医学教育的经历。”

孙作东:本人1966年5月12日生于哈尔滨市呼兰区杨林乡田堡村,父亲是小学教师,母亲为家庭妇女,共兄妹六人。小学、初中、高中分别在村小学、乡中学、呼兰一中校度过的,1984年至1988年,就读于哈尔滨机电专科学校机械工程系机械制造专业,其间休学一年,该校后并入现哈尔滨理工大学。后来所接受的继续教育也与医学无关。我的初始学历为大专,最高学历研究生,职称为研究员。

小庄博士没有查询到“孙作东有在医学院接受过医学教育的经历”是对的。本人的教育背景让人很难把我与现在所从事的脑科学研究工作联系在一起,小庄同学的质疑,情理之中。其实,二十多年,我就是在这种质疑声中度过的,早已习惯。

对于我来说,能从事脑科学,有偶然因素;能有所作为,也有必然的成份。1990年,为了给母亲治病,开始自学医学;1994年,为了治疗岳父的脑病,开始热爱上脑科学并研究经颅电刺激技术,发明了脑功能康复治疗仪[2]。这些,都为日后能够拥有核心专利技术——经颅磁电脑病治疗技术,并相应开发出帕金森治疗仪、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抑郁症治疗仪等奠定了基础。

从自学医学,到热爱脑科学,到创立“脑细胞激活论” [3],再到撰写“脑细胞激活论”系列丛书[4-7];从发明经颅电刺激技术,到形成经颅磁电核心专利技术[8-10];从研制出第一台脑复康治疗仪,到开发出帕金森治疗仪、抑郁症治疗仪,再到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等一系列脑科学成果;由当初的十几天几十遍读不懂一篇脑科学文献,到现在一小时内可浏览几十篇;由十多年前基于科普和细胞水平写就的《激活沉睡的脑》一书,到现在的基于文献和分子水平形成的“脑细胞激活论”假说 ,我用了二十多年的时光,我的团队成员当年的小伙子们都已经娶妻生子,大姑娘们也已为人妻为人母,我本人也从风华正茂的青年熬到了两鬓斑白的中年。

科技创新路,辛苦心不苦。攀登科学高峰的崎曲山路上无捷径可走,其困难阻力更多地来源于科学本身,特别是脑科学,被认为是人类的最后的科学尖端。因为我没受过专业的、系统的医学教育,在脑科学领域所取得的点滴进步都让我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代价,对自己的要求也更加严格与苛刻。自1994年,我踏入脑科学领域之日起,几乎放弃了所有的节假日,熬过了无数的不眠之夜,也因此推掉了很多社会活动,错过了好多与亲朋好友欢聚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有人说,一生只做一件事的人是令人敬畏的。总结我以前的工作,二句话即可概括:创立了“脑细胞激活论”学说,依据“脑细胞激活论”成功研发脑健康系列产品。

  我虽不在国有体制内,但遵循科学共同体的规则依法行事;我不迷信权威,但崇拜大家敬仰导师。我的选题立项是自由的,主要来源于自已的兴趣和市场,研发思路也是开放的,科研经费主要来自于本人所创办的实业。没有评职称、晋级的压力,所以也就没有了发表论文的动力。

庄时利和博士:而孙作东所处的这个“黑龙江省亚欧脑科学研究院”,并非大学附属的研究院,只是奥博公司自己设立的一个研发团队。

孙作东:哈尔滨奥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与黑龙江省亚欧脑科学研究院都是本人一手创办的,研发团队成员互相兼职、成果共享,但大体分工则是研究院侧重于脑科学基础理论研究与脑健康系列产品研发,公司侧重于脑科学成果转化。

其中,奥博公司,创办于1996年,现已发展成为在国内脑健康领域处于龙头地位的专业化公司,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1],设有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12],是黑龙江省首批博士后创新创业实践基地,是黑龙江省脑病康复治疗设备工程技术中心、哈尔滨市重大脑病康复治疗设备技术中心,黑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单位;脑科学院,创建于2001年,是独立法人单位,也可理解成为奥博公司的一个科研机构,主要从事神经递质调控、神经元活化、神经系统修复、神经功能信息系统等方面的研究。

创新团队核心成员有12人,其中“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1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人、黑龙江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2人,有3人曾获得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发明类一等奖,有10人以上获哈尔滨市级以上科技奖励,先后承担和完成了国家、省、市科研课题30余项。

其实,民办科研机构相较国有大学院所,机制是灵活的,所立科研项目有时更靠近市场、贴近生活,国家也是鼓励、支持的。在黑龙江省,对民办科研机构没有偏见,在各种政府奖励、资金资助等方面,我们团队享受的待遇与国有大学院所是一样的。就在前几日,我们的“癫痫治疗仪基础与临床研究”课题,被列入了黑龙江省重大科技攻关计划项目。

庄时利和博士:“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的治疗原理来自于脑细胞激活论”, 这个“脑细胞激活论”是孙作东自己发明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的医学教科书,笔者都未曾见过这个理论”,“显而易见,这个理论并没有获得主流医学界的认可”,“当然,英雄不问出处,有的理论可能名字没被大家接受,但内容确是真知灼见”。

孙作东:脑细胞激活论[3],是一种基于经颅磁电刺激技术有效治疗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观点,可理解成电压门控钙离子通道物理激活最佳靶点假说,其核心内容: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等神经元退行性变疾病,与物理门控离子通道密切相关,可用物理手段来解决,激活递质能神经元是治疗的关键,电压门控钙离子通道则是物理手段激活的最佳靶点,目的是诱导钙离子内流触发神经元轴突终末突触囊泡释放神经递质。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就提出了“激活脑细胞是治疗各种疑难脑病的关键”的观点[4],而“脑细胞激活论”应是基于此观点在分子水平上的进一步丰富、完善与补充。

一个医学假说从诞生到变成科学理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若马上获得同行科学家的认可,说明其科学价值、深远意义可能不是很大。“假说”唤起“众说”,是需要时间的。事实上,自从本人的系列脑科学成果陆续面市和“脑细胞激活论”正式公开发表后,已引起世界同行广泛关注,他们的观点与态度正在发生变化。声光电磁力热皆属于物理手段,而经颅电、经颅磁电、光控(光遗传学技术)[13]、超声波[14]等物理手段已经引起了各国科学家们的高度重视[15-17]。未来几年,可能会有多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出自于这个领域,这是一场脑科学家们的“饕餮盛宴”,更是一场“脑内物理革命”,无论是验证了“脑细胞激活论”还是推翻了“脑细胞激活论”。

庄时利和博士:遗憾的是,我们至今不清楚AD的发病原因,只能有几个可能正确的发病假说,比如胆碱能假说、类淀粉样蛋白假说、Tau蛋白假说以及炎症假说等。如今全世界的神经科学家和临床医生尚不能确定以上哪种假说是准确的,因为有很多研究结果是相互冲突的。

孙作东:确实,关于 AD的发病原因众“说”纷纭。多种假说对科学认识的“多向”作用与假说对科学认识的 “定向”作用,是辩证统一的。“定向”往往需要经过“多向”,“多向”则有助于“定向”。正因为我们至今不清楚AD的发病原因,才会有那么多的假说,也才会有“脑细胞激活论”假说的出现。

2014年7月3日,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研究组,在世界上首次揭示了人源γ-分泌酶复合物的精细三维结构,被认为是揪出致老年痴呆症的“元凶”,该成果发表在了《自然》上,其“重大意义”就是基于“淀粉样蛋白假说”。此前的研究表明,AD的发生和大脑中淀粉样斑块的形成密切相关。淀粉样斑块是由膜整合蛋白酶复合物γ-分泌酶复合酶异常切割“淀粉样前体蛋白”APP而产生过量易聚集的Aβ42肽所致。此前的科学家将蛋白酶解析到12埃,该成果解析到了4.5埃。施教授表示,“这是我职业生涯上,最重要的突破”,“这是我科学生涯里最耀眼的成果。甚至超过了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所有成果的总和。”

《柳叶刀》在“2014年终回顾之阿尔茨海默病”一文中披露[18],“目前还没有发现治疗AD十分有效的药物。抗β-淀粉样蛋白单克隆抗体的两项3期试验并没有显示在改善主要终点认知或功能方面的显著效果”,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Aβ作为治疗靶点的有效性,并怀疑Aβ到底是不是AD的致病物质。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颠覆了这一理论。2013年4月3日,Science医学发表文章,“新研究显示,尽管一些amyloid形成蛋白的片段(包括tau和朊蛋白)也会形成纤维,但这些纤维能够快速缓解小鼠的神经退行性症状”,“我们发现,至少在某些情形下,这些多肽对大脑是有益的,”文章的通讯作者Lawrence Steinman教授说,他也是多发性硬化症领域的专家,“人们一直认为淀粉样蛋白是有害的,这种观念需要改变。理解这一点是我们研究多发性硬化症、AD、PD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基础。”

施一公,清华大学校长助理、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教授,中科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及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外籍院士,曾留学美国并任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获爱明诺夫奖,主攻科研方向:细胞凋亡和癌症发生的分子机理。

 庄时利和博士:脑内有许多神经递质,一般只能通过药物的方式来控制一种神经递质的释放。而几乎所有的神经元都存在电压门控Ca2+通道,目前的物理手段无法保证触发单一递质的神经元,笔者并不了解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如何像产品宣传上所说的“刺激和恢复脑深部胆碱能神经元自泌乙酰胆碱的功能”而不激活其他神经递质的神经元?

孙作东:这个问题很专业。

首先,“脑内有许多神经递质,一般只能通过药物的方式来控制一种神经递质的释放。而几乎所有的神经元都存在电压门控Ca2+通道”[1],这种描述值得商榷。句号前的话与句号后的话应是矛与盾的关系。电压门控的“电压”,具有鲜明的物理属性,我在“脑细胞激活论”中,首次将其定义为“物理门控”,是相对于药物“化学门控”而言的,以前的文献中没有“物理门控”一说。庄博士文中说“‘神经元退行性变疾病应属于物理门控离子通道病’,前面这个名词是有的,后面这个名词也是有的,但是两者不是隶属关系”,应更改为“前面这个名词是有的,后面这个名词是没有的”,因为“物理门控离子通道病”是伴随着世界首台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的诞生由我本人首次向媒体披露的,它的定义及二者的隶属关系也是我在公开发表的论文中首次界定的[3]

其次,根据电生理学特性,电压门控Ca2+通道可分为L、N、P、Q、R和T 等6个亚型。不同亚型Ca2+通道的激活电位也不相同。如L型钙通道激活电位是-10mV,T 型钙通道激活电位是-70mV。事实上,当膜电位接近-40mV时,Ca2+通道开放概率开始明显地增加[19]。电压门控Ca2+通道是经颅磁电刺激的最佳靶点,但不是唯一靶点。

再其次,Ca2+内流不会导致神经递质的无节制的释放,即使受到来自于外界的强烈的物理性刺激。囊泡融合速率与游离Ca2+浓度之间不具有线性关系[19],这种非线性关系使得突触囊泡融合对Ca2+浓度的变化极为敏感并且限制在一个很窄的Ca2+浓度区间和很短的期间内。内源性神经递质的再生,包括囊泡装填、转运和锚定,都需要过程和时间的[20,21]。在囊泡的快速胞吐过程,可释放囊泡迅速耗竭,囊泡的释放速率随时间呈指数函数衰减[19]。被释放到突触间隙的神经递质,也遵守内环境恒定学说。内环境恒定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在一定形式的节律活动基础上的恒定。

 最后,我想表明的是,脑组织活动极其复杂,非某一人能搞清楚所有问题的,需要世界脑科学家的通力合作。“本人十分清楚这一新观点还需要更为可靠的证据支持。不论是胞内记录还是膜片钳检测都可能在神经元上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使之离开原本真实的状态,跟踪观察TME 刺激下活体单个神经元的直接验证技术目前正在寻找中” [3]。如美国资助的项目金刚石涂层电极,是试图在活脑中检测到神经递质多巴胺技术。

庄时利和博士:笔者在万方数据上查询了一下该研究院多年来取得的显著成绩,发现是孙作东所著的一篇叫《人到中年“五不熬”》的文章,发表在《家庭保健》杂志上。不清楚亚欧脑科学研究院能否公示一下这些年其他的研究成果。

孙作东:这些年,我公开发表的有关脑科学方面的论文只有两篇:一篇是1998年,有关脑功能康复治疗仪临床方面的论文,第一作者是哈尔滨医科大学焦明德教授[22];另一篇就是《脑细胞激活论》的论文,也仅发表在2015年“中国科技论文在线”上。关于发表在《家庭保健》杂志上《人到中年“五不熬”》的文章,是《孙作东脑健康方案》一书中的内容,是谁投稿到《家庭保健》杂志上的,连我这个作者都不清楚。

“脑细胞激活论”及其系列丛书,可理解为脑科学的理论成果,依据“脑细胞激活论”所研发的脑健康系列产品,即是脑科学理论“医学转化”的实践成果——经颅磁电脑病治疗设备开发及应用,曾被列入黑龙江省生物产业结构调整重大项目,获2013年度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发明一等奖[23]。目前项目已经形成 “429”系列,即已获得4项国家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已开发出可穿戴式家用小型和医院用大型2大类共9个型号奥博脑健康系产品。其中:

奥博脑功能康复仪[10,22,24],亦称经颅电脑病治疗仪,1995年12月6日首次获得国家(Ⅱ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适用于脑卒中及其后遗症、脑血管病性痴呆及脑萎缩等,是最早将经颅电刺激技术应于重大脑病治疗上的项目,为国家火炬计划项目,获中国发明展览专利金奖,法国巴黎国际发明博览会列宾奖。庄博士文中所附的“两则旧闻”,是发生在2004年、2008年有关南京代理商夸大产品宣传、虚假承诺等方面的问题,该代理商多年前就已被清理,这也是我们在奥博官网首页发布“行业自律声明”的原因之一。奥博脑复康治疗仪,目前国内外受益者已达50万人,一直是奥博公司的拳头产品,深受中风偏瘫患者的信赖,是黑龙江省名牌产品。

奥博抑郁症治疗仪[25,26],2011年1月31日获得国家(Ⅱ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它的研发成功,意味着人类的“不快乐”并非都必须用药物来解决,抑郁症又有了新的治疗途径,是国家火炬计划产业化示范项目,国家重点新产品计划项目,曾获黑龙江省优秀新产品一等奖。

奥博帕金森治疗仪[27,28],2011年1月31日获得国家(Ⅱ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突破了国际上治疗帕金森病主要依赖药物和手术的局限,是治疗帕金森病的又一新方法,被称为人的体外脑起搏器,适用于轻、中度帕金森病,是黑龙江省重大科技攻关计划项目,曾获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成果奖。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29,30],2014年4月17日获得国家(Ⅱ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突破了阿尔茨海默病一直以来没有任何药物能够阻止或延缓其病情发展的局限,是物理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手段,特别适用于轻、中度痴呆,是黑龙江省重大科技攻关计划项目。

以上是亚欧脑科学研究院已经完成的项目,临床单位均为三甲医院、经CFDA批准的国家药品研究基地,所有项目都经过了黑龙江省科技成果鉴定,鉴定结论均为:填补世界空白,技术国际领先[31-33]。癫痫治疗仪、小儿脑瘫治疗仪和植物人促醒系统等八个项目属在研项目,其中“癫痫治疗仪基础与临床研究”项目,2014年6月奥博公司与哈尔滨医科大学大附属第一医院签署了合作协议。

庄时利和博士:从1998年到2011,全世界各大制药巨头和大学花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一共联合研究出104个药进入临床试验,结果有101个失败了,剩下侥幸过关的3个药也不是什么特效药。目前的临床药物只能减轻AD的症状,但对病情的发展却束手无策。

孙作东:对治疗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的评价,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贾建平教授却有与小庄同学不完全相同的研究结论。

2015年3月19日,贾建平教授与人合写的一篇《击败“全民公敌”——阿尔茨海默病》的文章,发表在了《中国医学论坛报》上。贾建平等人的研究结果表明:“目前,AChEI(胆碱酯酶抑制剂)已成为治疗AD使用最为广泛的药物,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谷氨酸受体拮抗剂美金刚(NMDA)治疗AD效果良好;美金刚与AChEI类药物联用或效果更佳”,“ AChEI和谷氨酸受体拮抗剂已经成为了当今AD治疗中的一线药物,尤其是针对中-重度AD患者”。

但同为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医生的闵宝权却表达了又与贾建平教授研究结果不同的观点。2014年7月3日,闵宝权医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目前乃至世界上对治疗阿尔茨海默症都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只能对病人采取针对性治疗”,“病人记忆力不好,就给病人吃提高记忆力的药;睡眠不好,就给病人吃治疗失眠的药,都是对症下药”,“治疗阿尔茨海默症并没有直接有效的药”,“目前虽然已经了解了阿尔茨海默症的发病原理,但治疗其的药物并未研发出来,在临床方面并没有太大的突破”。

贾建平,首都医科大学神经病学系主任、教授,宣武医院神经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曾留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获英联邦执业医师执照和副教授职,是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主任委员,中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名医,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会主任委员,目前主要从事脑血管病和老年痴呆的研究,在国际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30余篇,在国内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近5年)。

庄时利和博士:AD的高发病率促生了巨大的医疗市场,而AD临床药物的大量失败,导致了很多厂家希望通过别的方式抢食这块巨大蛋糕,比如各种治疗仪器。

孙作东:能看出,小庄博士对物理手段治疗AD信心不足。

无路可走开路更难。药物和手术的作用非常有限,物理治疗在现实中做到了很多药物或者手术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我们忽视了物理治疗手段,那么,病人的住院时间、医疗花费、以及他们本身的生活质量都将会大打折扣。尤其是脑病的治疗,更是如此。神元退行性变疾病,与物理门控离子通道息息相关,没有药物能够解决,临床医生也没有好的办法。

依据“脑细胞激活论”,能够治疗此类疾病的阿尔茨海默治疗仪、帕金森治疗仪等,非但不是辅助治疗,而且应做为主要的治疗手段,而外源性神经递质类药物,不但会有严重的副作用,还会抵消仪器的效果,如治疗PD的左旋多巴类药物。

 庄时利和博士:在此,笔者对于奥博所获得所有奖项和专利均不怀疑,但希望奥博可以公布疗效总结报告的确切来源,让广大患者和医生了解一下,售价9680元人民币/台的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其治疗数据来自于哪些医院的临床试验、发表在哪一期的医学期刊上、接受过怎样的同行评议?

孙作东:经颅磁电脑病治疗仪(商品名: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临床研究负责单位是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临床研究参加单位是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上单位均为三甲医院、国家指定和授权的药品临床研究基地;统计分析单位是哈尔滨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二家临床基地对入组的160例轻中度AD、VD患者进行了随机、安慰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

2011年12月确定的《临床试验方案》,2014年1月临床结束,2014年4月获得国家(Ⅱ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5月通过黑龙江省“十二五”重大科技攻关计划项目结题验收与省科技成果鉴定,鉴定结论:经颅磁电脑病治疗仪(商品名: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对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血管性痴呆的治疗安全、有效,可促进脑功能恢复,对患者的精神状态、认知行为和日常生活自理能力有较好的改善作用,填补了国内外空白,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34-36]

关于脑科学成果,我们之所以至今没有在任何专业期刊杂志上发表过论文,主要基于以下考虑:(1)发表论文与否与项目能否获批无关;(2)项目研发者主观上没有发表论文的意愿;(3)可能涉及及到企业的技术机密;(4)“经颅磁电脑病治疗设备开发及应用”是一个原创的、系统化强的大项目,不希望其成果被碎片化。

不过,我们会在适当的时机陆续以论文的形式向社会公开发表我们的系列脑科学成果的。项目从构思到立项到获批再到产业化,其过程是十分复杂的,至少要经历5-10年甚或更长的时间,这一切必须严格遵守和执行国家有关医疗器械的法律、法规和文件的要求,每一步都要经过同行专家评议,否则无法进行下一步,要比发表一篇论文经过二、三个小同行的匿名评审复杂得多、难得多、严格得多。一些长期工作在试验室里或生活在校园里的学者、教授,往往将论文当成果,把事情简单化了。其实,大多数实验室里的“结果”准确地说还不能称其为“成果”,医学转化之艰辛,非亲历者是言语难以表达的。

走出试验室、走出校门,外面的世界更精彩。

最后的话。庄时利和博士的求是精神是值得肯定与鼓励的,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既不是“神器”,也不是“忽悠”,是实实在在的治疗AD的一种“物理治疗手段”。脑科学,被认为是人类的最后的科学尖端,被发达国家视为科研领域“皇冠上的明珠”,小庄同学能够系统、全面地接受国内外脑科学方面的专业教育,是很幸运的,希望小庄同学能够刻苦钻研,把握机会,勇攀脑科学高峰,为祖国和人民争得荣誉!另外,小庄博士的质疑让我能够腾出时间、静下心来较系统地思考脑科学的发展现状与未来并促使我写就《世界正处在“脑内物理革命”的前夜》一文,在此也要表示感谢。

附: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神器还是忽悠?

http://blog.renren.com/blog/238652580/955390325

庄时利和

最近央视广告出现了一种商品名叫“回忆路”的仪器,号称是世界首台阿尔茨海默病治疗仪,可以有效治疗血管性痴呆和阿尔茨海默病。笔者在日本读硕期间的研究课题正好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病机制,看了该广告之后感觉如鲠在喉,想写点东西以正视听,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让大家对这个病有更多了解。 

                       (图片来自新华网)

什么是阿尔茨海默病?

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 AD),大家更熟悉的名字是老年痴呆症。然而,中华医学会一直没有、并且也反对使用“老年痴呆症”这个名字,因为AD并非痴呆,而且“痴呆”二字会带来歧视,给患者以及家人增加心理压力,导致一部分患者不愿意就医。

在解释完病名之后,我们来说说什么是AD。AD是一种神经退行性疾病,主要见于老年人,在中国65岁以上人群中,大约有900万AD患者,全球有将近4000万患者。

         (作为正常人的大脑,右为AD患者大脑。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大家可能对于AD的早期症状比较了解,就是容易忘事,准确地说叫近事遗忘。患者常常记不得几分钟前说过或者做过的事情,比如炒菜放两次盐、做完饭忘了关煤气,而远期记忆一般受影响较小。随着病情发展,患者会逐渐出现其他大脑高级功能的损害,比如言语错乱、读写能力退化,并且情绪上也会出现一些问题,像易怒或者出现攻击行为。患者在5~8年左右会进入病情晚期,这时候患者的语言能力基本上会退化到幼儿阶段,生活完全依赖他人,另外肌肉活动能力也会严重退化,需要靠轮椅或者终日卧床。

跟大家想象的可能不太一样,AD不只是记忆力减退,它是一个致死性疾病,患者一般会在8-10年内死亡,常见死因是营养不良或者肺部感染,这就是这个病可怕的原因。如今导致老年人死亡的四大原因,前面三个大家都很熟悉,第一是心脏病,第二是癌症,第三是脑血管意外,而这第四,便是AD。

遗憾的是,我们至今不清楚AD的发病原因,只能有几个可能正确的发病假说,比如胆碱能假说、类淀粉样蛋白假说、Tau蛋白假说以及炎症假说等。如今全世界的神经科学家和临床医生尚不能确定以上哪种假说是准确的,因为有很多研究结果是相互冲突的。

从1998年到2011,全世界各大制药巨头和大学花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一共联合研究出104个药进入临床试验,结果有101个失败了,剩下侥幸过关的3个药也不是什么特效药。目前的临床药物只能减轻AD的症状,但对病情的发展却束手无策。

不知病因,没有靠谱的诊断方法,没有靠谱的预防疫苗,也没有靠谱的治疗药物——这,就是AD的现状。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是什么?

AD的高发病率促生了巨大的医疗市场,而AD临床药物的大量失败,导致了很多厂家希望通过别的方式抢食这块巨大蛋糕,比如各种治疗仪器。然后,查询了这个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的产品介绍后,笔者产生了诸多疑虑。

首先,研发团队。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来自于哈尔滨奥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博),董事长兼创始人是孙作东。通过奥博官网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简介:

孙作东,1966年生,研究员,博士后合作导师,任黑龙江省亚欧脑科学研究院的院长,从事脑科学基础理论研究和脑健康系列产品研发工作。孙作东写过大量有关脑科学的书,比如《激活沉睡的脑》、《征服帕金森》、《孙作东带您走出抑郁》、《孙作东脑健康方案》等。

然而,这样一位在对于帕金森、抑郁、AD等神经疾病都有深入研究的脑科专家,却并非医生,也不是医学专业出身的。孙作东毕业于哈尔滨理工大学,笔者未查询到孙作东有在医学院接受过医学教育的经历。而孙作东所处的这个“黑龙江省亚欧脑科学研究院”,并非大学附属的研究院,只是奥博公司自己设立的一个研发团队。从网上可以了解到,该研究院被批准为“哈尔滨市市级领军人才梯队”,在脑科学方面的研究和脑健康系列产品的研发上均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连续三年被评为黑龙江省先进科研单位、黑龙江省自律与诚信建设先进单位。笔者在万方数据上查询了一下该研究院多年来取得的显著成绩,发现是孙作东所著的一篇叫《人到中年"五不熬"》的文章,发表在《家庭保健》杂志上。不清楚亚欧脑科学研究院能否公示一下这些年其他的研究成果。

其次,治疗原理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的治疗原理来自于脑细胞激活论,其核心内容是:神经元退行性变疾病应属于物理门控离子通道病,可优选物理手段来解决,激活递质能神经元是治疗的关键,电压门控Ca2+通道则是物理手段激活的最佳靶点,目的是诱导Ca2+ 内流触发神经元轴突终末突触囊泡释放神经递质。

这段话有很多专业名词,笔者待会再给大家说。首先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个“脑细胞激活论”是孙作动自己发明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的医学教科书,笔者都未曾见过这个理论。

以下是中国知网的查询结果: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 <wbr> <wbr>既不是“神器”也不是“忽悠”
 

显而易见,这个理论并没有获得主流医学界的认可。

当然,英雄不问出处,有的理论可能名字没被大家接受,但内容确是真知灼见。那我们来分析一下以上那段话。

【神经元退行性变疾病应属于物理门控离子通道病。】

前面这个名词是有的,后面这个名词也是有的,但是两者不是隶属关系。

【可优选物理手段来解决,激活递质能神经元是治疗的关键,电压门控Ca2+通道则是物理手段激活的最佳靶点,目的是诱导Ca2+ 内流触发神经元轴突终末突触囊泡释放神经递质。】

先给大家看看什么是神经元。

 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 <wbr> <wbr>既不是“神器”也不是“忽悠”

                               (图片来自维基)

这是一个神经元,神经元上有很多突起,分为树突和轴突,不同神经元之间通过这些突起进行通信,就像一封邮件从一台电脑发到另外一台电脑一样。而神经元之间通讯的方式之一是神经递质,神经递质有将近50种,比如肾上腺素、多巴胺、脑啡肽和乙酰胆碱等,每种神经递质都有各自的职能,有的能让你兴奋,而有的能让你感到疼痛。

说了这么多,主要是想说,脑内有许多神经递质,一般只能通过药物的方式来控制一种神经递质的释放。而几乎所有的神经元都存在电压门控Ca2+通道,目前的物理手段无法保证触发单一递质的神经元,笔者并不了解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如何像产品宣传上所说的“刺激和恢复脑深部胆碱能神经元自泌乙酰胆碱的功能”而不激活其他神经递质的神经元?

最后,治疗效果。

 奥博官网上显示,经过该仪器治疗后,无论是血管性痴呆还是AD的MMSE分数都获得了改善。

MMSE( Minimum Mental State Examination)中文名士简易精神状态检查表),是AD的筛查手段之一。然而,奥博官网却没有公布治疗数据的来源,笔者并不清楚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是在什么医院进行的临床试验。在中国知网搜索“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只看到了两篇新闻报道,没有找到奥博曾经做过任何临床试验结果。

 奥博发表过行业自律声明:【本网站所涉及的有关产品介绍、媒体报道、荣誉奖项、研发机构、疗效总结报告等信息真实可靠,愿意接受社会各界监督。如发现有任何弄虚作假或夸大宣传行为,本公司将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在此,笔者对于奥博所获得所有奖项和专利均不怀疑,但希望奥博可以公布疗效总结报告的确切来源,让广大患者和医生了解一下,售价9680元人民币/台的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其治疗数据来自于哪些医院的临床试验、发表在哪一期的医学期刊上、接受过怎样的同行评议。如果奥博阿尔茨海默治疗仪真如宣传上说的能够解决AD这一世界难题,笔者认为孙作东先生完全有资格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奖。

最后转两条旧新闻

(2004.9.12)人民网:奥博脑复康治疗仪吹破牛皮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447/12920/1161390.html

(2008.3.13)淮海晚报:“奥博脑复康治疗仪”涉嫌虚假宣传

http://old.hynews.net/hhwb/html/2008-03/13/content_34582.htm

Copyright © 2023 中国.哈尔滨奥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哈尔滨   | SEO标签   营业执照   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